设为首页 | 联系我们 | English
走访全国40个环保公益项目之后的迷与思 2017-12-28  
 

  “迈向生态文明向环保先锋致敬”项目由环境保护部指导,中华环境保护基金会、中国扶贫基金会主办,联合国环境规划署、清华大学环境学院支持,一汽-大众出资,旨在资助在中国境内依法成立的社会团体等非营利组织开展的环保公益类项目,支持、引导社会组织与个人参与环境保护,并致力培育全社会共同参与环境保护的公益活动。

  该活动自2016年启动以来,至今已举办两届,共有40个项目和组织获得了资助。这两年项目组走访了这40个环保公益组织,以下是这两年记录下来的所听、所看、所思,与大家分享。

  一切都得从这两年看到了什么说起。

  青海湖畔的野生动植物保护者南加老人今年有一件很无奈的事情。

  他在过去的几年间,一直以低价租赁“邻居”家的一片牧场,用于普氏羚羊的紧急救援和保护工作,今年他的邻居很抱歉的跟他说:“南加,我要把牧场租给另外一个人了,他出价很高,抱歉,我们很尊敬你的保护工作,但是我准备租给别人了。”后来南加老人了解到,这片牧场是租给一个畜牧业主了。这件事本没什么,可是畜牧业主会将这片草场围起来,那么今年,怀孕或者体弱的普氏羚羊面临的生存障碍就又多了一道。

  

南加的儿子,正在给普氏羚羊喂吃的

  南加的好战友,同是藏族人的扎琼巴让说:“我是一名牧民,对于牧民,草原就是我们的家。我无法想象有一天,草原部落的孩子要靠想象去理解草原。”

  在过去的七年里,他做的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治沙。7年来,他带领着草原部落的族人在他的家乡开展治沙工作,从最初的一个人,到后来慢慢发展为一个6人团队。经过7年的时间,800多位牧民围栏、治沙、种草,结合现代知识和传统游牧智慧,成功地将1万多亩黄沙变成了绿洲。

  

扎琼巴让在介绍他的公益治沙模式 

  今年的年末,新疆专注保护伊犁鼠兔的专家李维东先生,遇到了一件可喜的事情,他们多年推动的冰川保护事业,得到了上级主管部门的重视。

  他们的“推进伊犁鼠兔保护的可持续发展项目”入围一汽-大众新未来基金支持的“迈向生态文明,向环保先锋致敬”环保公益资助计划,随队来实地考察了解伊犁鼠兔保护工作的中国环境报摄影部邓佳主任撰写的一份题为“天山一号冰川保护区域存在的问题及建议”的深度调研报告,引起了环保部主管领导的重视,并做了重要批示,使保护工作有了进一步推动,出现新的转机。

  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首府的乌鲁木齐母亲河上游河源的天山一号冰川区,生存着我国天山特有濒危物种伊犁鼠兔,由于气候变化导致伊犁鼠兔栖息地所在的天山一号冰川区退缩,这一高山物种现在仅存不足1000只,比大熊猫数量还要稀少。同时这里的生物多样性极为丰富,除伊犁鼠兔之外,还有许多国家一二级重点保护物种,如北山羊、雪豹等,更重要的是乌鲁木齐河源生态系统,所以保护伊犁鼠兔及栖息地,就是保护首府乌鲁木齐市350万常住人口的饮水安全,保护的意义十分重要。

  

这个萌物就是伊犁鼠兔

  同样是保护珍稀物种,资深的野生动物摄影家奚志农老师,正在呼吁解决的也是类似的建设发展和生态物种保护的冲突问题。在云南热带雨林地区,绿孔雀的数量比伊犁鼠兔还少,这种纯正的中国血统的孔雀有着美丽的外表,曾是过去上千年间,文人骚客创作诗词歌赋的灵感来源。

  近年来,人类活动的频繁加速,致使热带雨林的环境遭到严重破坏,从而不断退化,而这正是绿孔雀的栖息地。据说,现在世上的绿孔雀仅有500只,而它们的旁边有一个很大的水电工程。所幸这个水电站是停工状态,否则,绿孔雀最后的一片栖息地,很有可能也保不住了。

  

美丽的绿孔雀,在最后的栖息地

  除了这些排除万难,坚持做物种保护的环保项目。项目组还走访了一些做生态保护的项目,这些项目会有意思一些,因为这些项目首先是由于这些环保人故乡深深的热爱,而在这热爱之上,又有了一些近似于“乌托邦”式的想象。

  在浙江省的安吉,一位叫任卫中的环保公益人,他用一种“纯生态”的理念,建设自己的房子,从“一砖一瓦”到内部装饰,绝对的就地取材,绝对的零废弃、零污染。而这种方法也绝对不是他的原创,因为在现代工业文明发展之前的中国大部分农村,千家万户都是用这样的方法建造自己的房子,最大程度地实现了自然和人的和谐发展,任卫中看着近些年到处堆放的建筑垃圾,他又钻研了这些”废物”的再利用问题。

  

任卫中正在研究用一些建筑垃圾”再造“新的建筑材料

  看到这个项目的时候,他的理念让我们真切的感受到了,什么是庄子说的“天人合一,道法自然”。而这种理念和方法,被很多设计大师,甚至是国际知名的设计大家青睐和学习。

  同样的道理,不一样的行动模式。在云南省的老君山生态保护区,资深环保人士邓仪近8年来扎根这个处在三江并流地区的小山村,做了一个了不起的、将生态保护和当地扶贫相结合的形式,他在当地建“村寨银行”,将钱借给村民去谋求生活的出路,但是他的要求就是不能破坏当地的生态环境,比如伐木和出售木材盈利。

  

村民和丽江环境与健康环境研究中西共同探讨“环保”的创业计划

  同样也是扎根故土,湖南省的一个年轻的团队“绿色潇湘”,几乎所有的管理层和志愿者都是80、90后。他们奉行“快乐公益”的理念,代表着中国新生环保力量的希望。从他们身上,正爆发出一种让人很受感染的正能量。他们调动全湖南的志愿者参与排污口调查,协助当地环保部门执法。在2016年的项目走访过程中,我还了解到有的志愿者,为了表达对自己工作的热爱与自我认同,在排污口拍了自己的婚纱照。

  

排污口的婚纱照

  而现在,这其实已经成立了10年的“年轻”组织,就像是他们的同乡毛泽东主席那样,善于发挥自己的领导才能,用“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的公益之势,将这种大批志愿者参与的环保公益模式复制到全国。他们的目标,是保卫和守护全国的河流,最终实现“让每一条河流都有人保护”的终极理想。

  而也正是有这样的一个志愿者组织的基础,一个国内著名的环保公益组织——阿拉善SEE,在2017年联合绿色潇湘、自然之友、IPE等机构,共同做了一件大事:他们准备调动全国上下的志愿者组织,加入到一个叫作“清水为邻”的项目行动之中。他们的目标是深度调查并记录全国重点的黑臭水体,主动承担国家《城市黑臭水体整治工作指南》中公众参与和共同治理的工作内容。

  

在地NGO组织在当地排查排污口

  除了上面提到的这几个项目,还有一些环保公益项目,是在促进城市绿色消费、绿色生活方式的领域辛勤耕耘。比如,高校电子垃圾的回收,用“绿色汽车榜”引领消费者选择低排放的汽车,回收旧电脑并让这些电脑流转到一些贫困地区学校里面等等。

  

新疆某偏远地区被资助了再生电脑教室

  也有些环保公益项目,是由精于环保诉讼的律师所创造。他们拿起法律武器,一点点联合当地政府有关部门和公众,一起推动解决企业的违法运转问题。这些企业大都没有或者伪造环评报告,并且违规建设、违规排放污染物,造成所在地区生态环境的严重灾难。而且,这类事情大都发生在农村。于是,这些可爱并专业的环保公益律师,选择了为民众提供免费的诉讼服务,帮助“环境难民”谋求合理的经济补偿。 

  而无论这些环保组织、环保人、环保公益志愿者着眼于什么类别的环境保护工作,每当在听他们做项目汇报的时候,都能感受到他们身上对社会责任的担当。

  这些国内民间NGO组织的领导者们,他们大都性格坚毅,目光清澈,身上的正义感会自然地形成一种光芒,令你收获感动。

  

环保人南加

  而这感受也明显区别于在走近他们之前,在网络上看到的关于国内环保NGO的传闻。此前,曾以为环保NGO是和政府有着强烈对抗性的群体。当然,也可能是因为这些项目本来就已经做出了一些经验和影响力,他们无一不是根植于问题本身,用理性可观的思维模式和行动模式,去寻求和政府、企业、公众平等、平和的沟通方式,最终使问题得以解决。

  一切抛开人的基础生活需求本身去谈精神正能量的言论,都是“冷血”的。

  但是在感受到的这些“正能量”背后,这些民间环保公益人自身的生存生活情况,也让人感到万般的心酸与无奈。 

  南加老人的妻子,那个几十年陪着他坚守着保护工作的妻子,今年生了很严重的病,他已经卖掉自己的一些牛羊来给她治病。

  

牧民和普氏羚羊

  在国际上获得荣誉无数的著名环保人马军先生,他的妻子也是资深环保人士,我曾开玩笑的问过她:“按照马军先生目前在国际上的成就和影响力,他选择移民欧美,轻而易举,为什么不试试呢?”

  她回答:“怎么可能,马老师是下定了决心,后半辈子要和中国的环境污染“较真”到底的,他是不会离开的!”

  

马军先生工作照---拍摄者是他太太

  中国最早成立的环保NGO组织,保护珍稀物种黑嘴鸥的著名环保人刘德天先生,从事物种保护几十年。当我问到黑嘴鸥保护协会的资金连续性问题时,他有点不好意思的说道:“我儿子是开酒店的,有时候,得他给我贴补!”

  

刘德天和小小的“黑嘴鸥”

  湖北省的“环保奶奶”,年近80岁的运建立老先生,今年身体状况也不是很好。“身体有点不听使唤了,有点跑不动了!”她叹着气说道。

  

年近80的运建立和志愿者团队在一起调查河流污染情况 

  “缺人啊!男孩子靠公益行业的工资养不起家,慢慢的都离职了,所以你看,我们都快成娘子军了!”好几个项目负责人说起这个,一脸苦笑。 

  提起困难,每个项目讲起来都各有各的问题。而一些问题是钱可以解决的,而有一些问题就和人相关了。

  总结下来,感觉都集中在以下三个主要问题:

  1. 来自于基金会、社会各方的资金稳定性不足。

  2. 由于行业整体工资水平相对较低,人才的流动性比较大。

  3. 由于缺乏资源,缺乏人才所带来的机构发展、项目发展战略性不足问题。

  一边是满满的正能量,一边是现实的生存压力,中国环保公益组织生存状态的辛酸与无奈,挥之不去。

  那么,作为资助方,就这么点社会资金,谁家都缺钱,到底应该资助哪个?

  项目主办方之一、中华环境保护基金会宣传部的主任李承峰曾说道:“能资助的都资助,慢慢来,今年资助一批,明年资助一批,慢慢的不就多了?”? 另外几个环保公益基金会的资深项目官员,他们的观点却有些不同:做环保公益和做慈善公益本质上是两码事,前者是想通过环保理念的传播,带动公众环保意识的觉醒与提升,从而达到环境问题的解决;而后者就是从人性角度出发的“善的散播与传递”。 

  所以,环保公益的资助者,更应该从自身关注的环境议题出发,在资助的同时,联合可以联合的一切社会力量,最终推动环境问题的解决。 

  如果有一些社会资金能专注地投入到环保公益领域当中,在这个浮躁的时代,本身就是一件非常难得、非常让人感动的事情。 

  而最让人感动的,还是这些可爱的环保人!祖国山河,有他们守护!